创业 2022-07-27 17:51:08 作者:小编浏览:11374    

罗敏也许没有想到,自己再一次走红,大众投来的依然是骂声。

7月18日,在东方甄选的直播间里,观看直播的罗敏一口气给董宇辉刷了十个“火箭嘉年华”。这十个价值3000元的“嘉年华”并没有收到诸如“谢谢老铁”的热情反馈,而是董宇辉的一个反手拉黑。

“拉黑风波”的前一天,罗敏在自己的直播间里以单价1分钱的价格卖1000万分酸菜鱼,还送了500部iPhone。这一“白给”行为,让罗敏的账号粉丝暴涨400万。

刚刚收获一大票的好评,即便被董宇辉拉黑,也不至于风评一下子两极反转。事实上,把这场“拉黑风波”推向高潮的,是几天后董宇辉在直播间的回应。7月21日,董宇辉在直播时提到拉黑事件,解释称,直播间的导演小哥才刚大学毕业,拉黑是小哥的意思,两人有些私人恩怨。

短短两句话,一下子让观众捕捉到关键词“大学”。继而,一部分人已尘封的记忆被唤醒,一个让许多大学生不愿再回忆的名词浮上人们脑海——校园贷。

01 趣分期:“魔盒”里的黄金天堂

要说校园贷,罗敏的趣分期不是第一个涉足的,在它之前,已经有不少公司踏上这块“肥地”。

2014年3月,罗敏推出“趣分期”平台,正式进入这个赛道。罗敏采取的策略很简单,就是“人海战术”,攻心为上。

为了得到更大的推广效果,趣分期雇用了一大批地推人员去每个学校宣传。这些地推人员绝大部分都是学生,相同的身份让目标用户更容易被打动,所以当这些同样是学生的地推人员喊着“不用割肾,就能买iPhone”“每月还288元,iPhone抢先用”的口号地毯式发传单时,很多生活拮据但又向往高消费的大学生们,开始动摇了。

很快,趣分期收到了第一笔订单,一名大四学生在平台上购买了一台iPad。随即,趣分期的订单越来越多,呈指数式爆炸增长,源源不断的订单量,让罗敏十分兴奋。

在罗敏看来,学生是否能够偿还,并不需要做多考虑,背后都是父母在做信用背书,大学生身上具有的“钱不多、想消费、不愿等”三个特点,就给了这一灰色市场巨大的市场机会。为了扩大规模,趣分期的覆盖范围迅速扩张到全国300个城市。趣分期成了行业标杆,罗敏也被称为校园贷“鼻祖”。

但大学生借贷就像一根随时都会引爆的高压线,学生财务不自由,如果没有足够的偿还能力,在面对平台的高利息和强势催债时,无人敢保证他们不会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举动。趣分期无异于打开了的潘多拉魔盒,每一笔订单都是刀尖上起舞,时刻都有崩盘的可能。

2016年初,一名21岁的青岛大学生从高楼坠下,如一块投入湖面的巨石,掀起了千层浪。这名跳楼的大学生,借用了28位同学的身份信息多次借贷,累计欠下60万巨款,无力偿还的他最终选择轻生。

紧接着,“裸贷”“暴力催收”等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恶性事件频出,引起了广泛的社会讨论,扯开了大学生借贷行业的最后一层遮羞布。

校园贷,也到了该收口的时候。当年8月,银保监会颁布了相关管理办法,要求借款人的还款能力要相匹配。

在各个监管部门的相继施压下,趣分期用三年建成的高楼,轰然倒塌。彼时已是龙头的趣分期,因其高额利息和催收手段,几乎每天都被负面舆论缠身。

9月,罗敏便宣布退出校园金融业务,转头做起了现金贷。

02 趣店:投机者的逐利游戏

转型现金贷的罗敏,很幸运地搭上了蚂蚁金服这根线。

2016年,彼时已经正式从“趣分期”更名的趣店,和蚂蚁金服签订了相关合作协议。趣店的贷款业务,一下子有了支付宝这个巨大的导流平台:支付宝用户如果有贷款意愿,就可以在支付宝上通过搜索,直接跳转到趣店。

这种简单直接的平台连接,极大程度地降低了趣店的获客成本,趣店的利润也因此一路狂飙,仅2016年就盈利了5.77亿。

2017年10月,趣店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上市后,有蚂蚁金服背书的趣店市值一度超过了100亿美元,还被业内称作“中国最会赚钱的公司”,罗敏一时间身价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年仅34岁,风光无二。

但趣店的辉煌并没有维持太久,从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趣店的营收就陷入持续性的大幅下滑僵局。尤其是融资业务和贷款撮合业务,这两个以借款为主的业务板块收入下滑幅度更是骇人。2021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趣店分别亏损了1.68亿和6643万元。

趣店的“跌跌不休”并非空穴来风,实际上,其一路下跌,恰好与罗敏高频尝试新赛道有关。

2017年,趣店针对汽车新零售,推出了金融业务“大白汽车”,并在2018年大幅扩张,但其过高的月供让很多消费者不满和质疑。2019年5月,刚上线不过一年多的大白汽车以失败告终。

2018年,趣店推出“唯谱家”,该高端家政项目主打“全能家政师”业务,却也没成气候。

2020年,趣店又进行了一次豪赌,推出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挤入奢侈品领域,并在同年6月斥资1亿成了寺库的第一股东。同年12月,趣店切入素质教育赛道,增设“万里目少儿”。

只可惜这个被罗敏注入许多期待的万里目并没有做起来,奢侈品业务被频频曝光假货,2021年万里目全面清仓库存,其在奢侈品的突进宣告无疾而终。而在素质教育领域,未待成熟,2021年7月一个双减政策,便逼退了趣店。

趣店推出的这些项目,横跨了汽车、家政、奢侈品、教育、社交等多个领域,但无一例外地全部以失败告终。

频繁更换全新赛道的投机行为,或许能让趣店在短时间内赚得盆满钵盈,但其成本也巨高,因为每转战一个新领域,趣店势必要聘请一大批新的专业人才,这导致公司人才大量流失,人力成本也一路攀升。一旦失败,损失也更惨重。

对罗敏来说,乐此不疲地更换赛道,更像是一场风口之下的逐利游戏。但这种充满赌性和投机的快节奏“创业”,正是趣店屡战屡败的根因。

03 加盟预制菜:瞄准宝妈的一次 “狩猎”?

回到当下,“拉黑风波”几天过后,罗敏又迎来了网友的口诛笔伐。

7月26日,关于“傅首尔心疼罗老板”“贾乃亮连斩罗老板”等相关话题在微博等社交平台发酵起来,这几个与明星联动的话题并未给罗敏和趣店带来正面的关注度,反倒是网友的怒火。

事情的起因,是罗敏在为趣店预制菜直播推广时,表示宝妈们只要在家附近开一家门店,每天卖出去五十份预制菜,一个月就能赚大几千。随即有网友扒出罗敏多次号召宝妈们以加盟的形式,加入趣店的预制菜项目。几次下来,其收割宝妈的意图便是司马昭之心了。

前有校园贷往事被重提,后又将目标瞄向对准宝妈,傅首尔和贾乃亮的站街声援,更是一把火点燃了网友的怒气,对两位明星和罗敏进行声讨,毕竟过去几年宝妈一直是各类传销项目的“鱼塘”。

7月26日下午,傅首尔发布相关致歉声明,称与趣店的合作只是单次合作,在合作之前自己没有做好市场背调,并表示自己是“接错了一份工作”。

如果罗敏只是瞄准C端预制菜和直播这一风口,继续他的新赛道尝试,并不会引起这么大的震荡。之所以得到了网友一致的负面反馈,还是因为其不变的核心。

7月19日,罗敏在采访中提到,加盟趣店预制菜,并不收取任何加盟费,趣店还会提供一年的无息贷款。这个“无息贷款”,让很多人都认为,趣店只是批了个预制菜的外衣,最终还是绕回了“现金贷”。

那为什么要把宝妈当做收割对象呢?宝妈要带孩子,时间比较零碎,很难兼顾生活和工作,但同时她们又渴望经济独立,希望能实现财富自由。

或许正是瞄准了宝妈们这一普遍需求,趣店才以“创业店面小、投入低、回报高”的预制菜加盟攻入宝妈心域。同时其合作明星又是以“人间清醒”在女性群体中拥有相当高人气的傅首尔,更彰显了趣店打入宝妈群体的雄心。

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做预制菜并不如罗敏所说的那么赚钱,先不论一家加盟店能否每天都卖出50份预制菜,光在社区开店的租金、水电等运营成本,就足够骇人。预制菜第一股味知香便因为社区店成本过高,销售额无法支撑运营,而选择放弃布局社区店。

当社区店销售额追不上运营成本后,本意是赚钱补贴家用的加盟宝妈不仅赚不到钱,趣店的一年无息贷款也像一颗“裹着毒药的糖果”,让她们很难脱身。

大众对一个企业或个人的负面情绪并不是无中生有,罗敏一次次地创业,却让负面公众情绪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不知罗敏自己有没有思考过,他的逐利生涯是否该沉淀一下,换条路走?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自用户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本站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删除。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