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德国能源转型成败如何?顶尖智库把德国和美国做了这样的比较

392人阅读 2023-06-13 17:35:10作者:pp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研究员Nikos Tsafos发表文章,题目是:In Defense of the Energiewende(为德国能源转型辩护)

20年来,德国一直试图将其能源系统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这种被称为“能源转型”的战略在美国广受嘲笑,它被认为是昂贵的、无效的、不受欢迎的。对德国的评价至关重要:当各国寻找效仿的榜样,德国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很重要。未来德国还将花费大量资金来加速能源转型,如果有人认为德国只是在做无谓的愚蠢之举,他们可能会错过未来能源系统走向的重要信号。正确对待能源转型不仅关系到历史,也关系到当今的政策制定者。

对德国能源转型持批评态度的人怎么说

在美国,对德国能源转型的报道几乎都是负面的。看看近10年来《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的具有代表性的头条新闻,表明了不同政治倾向的媒体德国能源转型的看法:

“能源价格上涨对默克尔构成挑战”,《纽约时报》,2012年10月16日。

“德国重塑能源危机”,《华尔街日报》,2013年11月8日。

“德国能源推动遇到问题”,《纽约时报》,2014年3月19日。

“德国的煤炭狂欢”,《华尔街日报》,2014年9月24日。

“气候政策的意外后果”,《纽约时报》,2017年5月4日。

“德国的绿色能源崩溃”,《华尔街日报》,2017年11月17日。

“为什么‘绿色’德国仍然对煤炭上瘾”,《纽约时报》,2018年10月10日。

“世界上最愚蠢的能源政策”,《华尔街日报》,2019年1月29日。

“德国能源实验的悲剧”,《纽约时报》,2020年1月8日。

美国的这些报道总的基调是说德国能源转型是失败的,原因有两个:第一,认为能源转型没有降低排放,因为德国逐步淘汰了核能,这是零碳电力的主要来源。第二,转型的成本太高了,因为德国花费巨额补贴来激励可再生能源。此外还有其他的技术性方面的问题,例如德国在没有征求邻国意见的情况下推行其战略,从而扰乱了该地区的电力市场;可再生能源不能充分利用,因为无法修建输电线路;可再生能源降低电力系统的可靠性。总之,批评家们认为德国能源转型成本太高而收效甚微。他们说得对吗?

事实核查

2002年德国制定了在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降低40%的目标。长期以来舆论认为这个目标难以达到,批评者认为这是德国转型失败的证据。简单的说,德国没有达到目标是因为决定关闭核电站,却不愿意关闭燃煤电厂,因而抵消了可再生能源带来的收益。

但现实情况更为复杂。2019年德国的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了36%,已经这使该国接近达标。而新冠病毒导致的能源需求下降,德国有可能在2020年达到目标。很少有其他国家能有类似的成绩,以任何标准衡量,德国的减排记录都是世界上最好的。

与经常吹嘘自己的美国相比,德国的表现其实不俗。德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1973年达到峰值,而美国在2007年达到峰值。此外,2018年美国的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是德国的两倍。

与美国一样,德国的温室气体减排大部分来自电力(能源工业)。在家庭和工业部门,减排下降幅度大于美国,尽管在德国工业部门的减排源于1990年代东德的经济结构调整。美国和德国这两个国家在减少交通运输排放方面都没有取得太大成功:德国的排放量在30年内几乎没有变化,而在美国1990年到2018年增长了23%(美国的人口增加了,但德国没有)。

德国和美国的煤炭发电量下降都比较快,但这两国减煤的途径不同:美国靠的是使用更多天然气,而不是靠可再生能源;而德国则主要依赖可再生能源,同时逐步淘汰核能。2019年德国发电的碳强度仅略高于美国。

德国能源转型成本太高了吗?

能源转型依赖于各种各样的工具:产业政策(研发、贷款计划)、区域经济政策(发展产业集群的目标基础设施)、就业支持(提前退休计划、再培训、职业发展)等等。但是,能源转型最明显、最具争议的政策是对电费征收附加费,以弥补向可再生能源供应商支付的上网电价与市场电价之间的差额。2019年德国的可再生能源附加费达到275亿欧元(308亿美元)。

德国对一些高耗电企业免征可再生能源附加费,这意味着这个负担落在家庭和用电较少的企业身上。对高耗电企业的豁免措施使得对能源转型对德国竞争力的影响的客观评估变得更加困难。

首先,居民家庭负担的成本是巨大的。2019年可再生能源附加费占家庭电价的五分之一以上。现在德国人每千瓦时的电费几乎是美国人的3倍,但是美国的人均住宅用电量几乎是德国的3倍,这个情况早在德国能源转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因此,尽管德国的电价较高,但德美两国居民支出的实际电费是相似的。此外,考虑到其他价格(如汽油)和总体消费模式的变化,德国家庭的总体能源负担在过去10年中没有改变,而且相对于2013年的高点有所下降。

第二,可再生能源上网标杆电价对于扩大德国国内和全球风力和太阳能行业制造商的规模至关重要。2017年德国与可再生能源相关的出口额约为80亿欧元(90亿美元),而可再生能源行业雇佣了31.7万人(2018年)。当然,德国在这些市场上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而上网标杆电价在帮助中国制造业方面的作用和对德国工业的帮助一样大。因此,可再生能源附加费并没有浪费,它支持了许多德国公司,帮助降低了这些新兴技术的成本。德国消费者付出了代价,但包括德国工人在内的所有人都从中受益。

第三,没有证据表明能源转型损害了德国企业的竞争力。当然,这是一个复杂的话题,部分原因是高耗电行业没有征收可再生能源附加费,因此很难知道如果没有豁免政策,这些行业的表现会如何。但是德国的制造业生产表现好于其他欧洲大国,如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以及美国),德国失业率仍然低于其他欧洲国家。

然而,能源转型确实造成了一些输家,最突出的莫过于煤炭行业的工人。煤炭长期面临结构性衰退,德国在联邦和州一级推行各种政策支持受影响的工人和地区。

总之,德国能源转型远非失败,而是一个局部成功的故事。

中仪信息网

Powered By 中仪信息网  赣ICP备2023003425号